今年E3公布的“三上真司负责的《恶灵附身2》”让很多恐怖游戏粉丝以及三上粉丝为之兴奋,不过也因为后来的更正称新人来负责开发工作让不少玩家感到担忧。对于这部作品三上真司和新作的掌舵人John Johanas接受了IGN的采访,三上坦诚有才能的新人让自己看到了更多希望,而在游戏的设计和故事上其实都有自己的影子。而对于老东家的《生化危机》系列新作,他也提出了表扬。

可以说对于《恶灵附身2》,一定没有人比这两位亲力亲为的制作人更为了解。游戏将在10月13日正式发售,关于它就来看看这段访谈吧!

IGN《恶灵附身2》三上真司专访 游戏其实到处都有他个人的影子

问:什么时候开始制作《恶灵附身2》的呢?大致的时间计划能透露一下嘛?

三上:是在2015年3月开始制作《恶灵附身2》的,游戏的制作时间计划和其他的项目大体都是一样的,所以从中期到后期的制作工作十分紧张。


问:为什么决定让John Johanas来担任游戏的导演,而不是让自己来负责呢?

三上:我希望Tango Gameworks是一个能给予年轻和有天赋的创作人机会的地方。John非常有天分,即使不是《恶灵附身2》也会有其他机会找上他。


问:您现在是否在制作其他游戏作品,或者是休息呢?

三上:我现在负责工作室的总体工作,坦诚的来说现在是时候让更年轻更有天赋的人来独当一面了。

IGN《恶灵附身2》三上真司专访 游戏其实到处都有他个人的影子

问:自《恶灵附身》后,恐怖游戏类型发生了一些改变,现在像《逃生》和《异形:隔离》也成为了一种恐怖游戏的标准,不能杀死坏人,而是只能逃跑和躲藏已经成为一种趋势。这些要素在《恶灵附身》和DLC中都有体现,那么《恶灵附身2》中会否还会有这样的要素。

John Johanas:我认为这种纯粹的恐怖游玩体验非常吸引,我也非常喜欢这样的表现方式,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能过度。所以坚持原始的恐怖也是不错的选择,有的时候逃跑和躲藏的确比战斗可能更有乐趣,但对于《恶灵附身2》的大部分内容,如果玩家准备的正确,那么就可以应对这些敌人。


问:三上先生您这些年是否还在持续的关注着恐怖游戏呢?这些年有哪些游戏让您为之振奋甚至让自己受益颇多呢?

三上:我不能说自己时刻都在关注这些东西,但我的确就像一名恐怖游戏粉丝一样关注着它的走向。最近游戏的话,我觉得《生化危机7》表现的不错


问:是什么让Johanas选择主角塞巴斯蒂安的女儿Lily来重新构建一个游戏的世界呢?

John Johanas:我们需要一个能让塞巴斯蒂安去挑战全世界的理由,以此来回到Stem系统里。考虑到他在上一作的经历,相信他一定并不想回到那里,所以只有家人能够让他冒着极其危险的环境来再次进行挑战。


问:三上先生,《恶灵附身2》是您创作的故事还是团队一起的努力?

三上:这一次的话我们的剧本作家Ishimine对于这次的故事创作工作影响最大,他和他的团队建立了续作的基本故事。这一次的故事构造我希望能把故事讲述的更加简单且更容易理解。

IGN《恶灵附身2》三上真司专访 游戏其实到处都有他个人的影子

问:《恶灵附身2》的世界与之前有什么不同?听说新的游戏世界比上一作更开放了一些?

John Johanas:《恶灵附身2》并非是一款开放世界的游戏,但是有些地方的地图会非常大,同时玩家也会在这里面临许多的选择。这同时也是我们目前制作的最大的地图规模,这样做的目的也是让玩家在推进故事前能够通过探索来做足自己的准备。


问:续作是否继续延续初代作品2.5:1的画面比例呢?当时初代选择的这种比例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勇敢的决定。

John Johanas: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收获到这方面很好的评价,所以这一次会以标准普通的比例来进行。


问:续作中还会有像初代那样的空间突然变化的场景出现吗?

John Johanas:这一设定是《恶灵附身》系列中的重要部分,因此同样会在新作中出现,但这一次的变化会变得更加和谐一些,这一次在变化发生的时间和方式上也会更有逻辑一些。


问:在第一部作品中可以看到布满轮椅的医院、破败的商店等场景以及假模特等,这一次的场景艺术上有哪些突破?

John Johanas:这一次玩家会来到更多不同的地点,每一个地点都有其独特的艺术感,我们也努力在游戏中加入更多精神上恐惧的东西,而非单单是血腥的场景。


问:三上先生,你还会说《恶灵附身2》是一款“三上真司游戏”吗?

三上:各位还是会在游戏的各处看到我的影子,这款作品是我们团队共同的努力,John可以说是在掌舵,而我是在监督。